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善待味道

发布时间:2019-08-15 08:51:40????作者:????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黄明明

近日,一部韩国的《寄生虫》电影在网络上成为热门话题。电影讲述一家四口全是无业游民,爸爸基泽成天游手好闲,直到积极向上的长子基宇靠着伪造的文凭来到富豪朴社长的家应征家教,一家人的生活渐渐起了变化。同时,两个天差地远的家庭因而被卷入一连串意外事件中 。电影结构并不复杂,但是通过两个家庭的对比和接触,体现了韩国深刻的贫富差距、失业、道德等等方面的问题。结局的悲惨和绝望也为这部电影蒙上一层悲剧的色彩。

电影精彩绝伦,有一个细节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就是贫穷的味道。当基泽第一次出现在朴社长家,朴社长的小儿子就说他们身上有一种的味道;朴社长也说基泽虽然在言行上可以保证不越界,但是气味会越界,嫌弃基泽身上有一股类似煮抹布的味道。朴社长思考后觉得,这是坐地铁的人有地铁人群的气味。但是人是很敏感的动物,基泽两次掀起自己的衣服闻自己的味道。

其实从影片一开始第一个地下室的窗户就揭示了这种味道,就是一种底层的味道。由于劳苦大众的工作环境中的浸染,很多“引车卖浆者流”身上其实都带有非常明显的味道。鲁迅曾经在与梁实秋的一篇着名论战文章中写道,“譬如出汗罢,我想,似乎于古有之,于今也有,将来一定暂时也还有,该可以算得较为‘永久不变的人性’”了。然而“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是“臭汗”。而这些味道,往往在同类人群或者家人的环境中,并不十分突出,周围人的感受也并不明显。但是一旦与其他人群共同相处,就容易被发现这味道的秘密,这也会成为不同人群、阶层之间的隔膜。

记得有位网友讲述自己真实的经历。网友上小学时的父母以开小饭馆为生,但租不起住的房子,只好一家三口住在饭馆中。因为长期接触油烟,这位网友身上有了浓重的炒菜的味道,但是自己并未察觉。直到同学慢慢开始疏远他,才知道这种味道带给自己的印记和伤害。

这种现象在城市的地铁中经常会出现,而且也会引发诸多争议。在广东卫视的一个节目里面,设计了两个演员,一个男的扮演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另一个女士扮演歧视者,在城市里面随机测试,看看大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当两名演员进了地铁以后,扮演歧视者的女士坐到了地铁座位上,而扮演农民工的演员则坐到了地上。刚坐下,旁边的一个小女孩让农民工人坐到座位上去:你买了票,就有资格坐到座位上。农民工表示身上太脏,就不坐了。这时候,另一个扮演歧视者的女士出来了,先是用手捂住了鼻子,然后对这名农民工说:你能不能坐到另外一个车厢上去。戴眼镜的短发小女孩怒斥,人是平等的,我们的老师都是这么教育我的,难道你的老师没有这样教你吗?视频网上公开后,很多网友纷纷给这个小女孩点赞。

尽管很多人都能够对于农民工保持尊重,但是也不乏少部分人将嫌弃的态度表达的非常明显。事情一多,很多农民工在地铁中就会非常自觉的远离人们,维持自己的尊严。例如“农民工带一堆行李坐地铁,竟在站台坐了四十分钟”这样的标题,也常常出现在媒体上。在四川一地铁上,一位农民工觉得自己身上很脏,留着旁边的空位没有坐,也可能是累了,不想站着到达目的地,就坐在了地上。可能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很自然的事。在地铁上有很多农民工有这种举动,知道自己身上工作一天后,沾满了灰尘和泥土,身上还有味道,他人虽然可能不会在口中说出来,但是通过肢体和表情是可以看出来那个心理状态。所以农民工就算是花钱为了怕影响到别人,座位弄脏之后就没有人愿意去坐。

素质和学历、身份真的无关,希望农民工不再成为大家眼中的特殊群体。特别是在目前城镇化加速,更多的农民工要走入城市、建设城市的背景下,城市和居民更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来接纳这些城市的建设者。不要因为味道而掩鼻皱眉这样的小小举动,对他人造成巨大伤害。


善待味道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时间:2019-08-15

黄明明

近日,一部韩国的《寄生虫》电影在网络上成为热门话题。电影讲述一家四口全是无业游民,爸爸基泽成天游手好闲,直到积极向上的长子基宇靠着伪造的文凭来到富豪朴社长的家应征家教,一家人的生活渐渐起了变化。同时,两个天差地远的家庭因而被卷入一连串意外事件中 。电影结构并不复杂,但是通过两个家庭的对比和接触,体现了韩国深刻的贫富差距、失业、道德等等方面的问题。结局的悲惨和绝望也为这部电影蒙上一层悲剧的色彩。

电影精彩绝伦,有一个细节却给观众留下深刻印象,那就是贫穷的味道。当基泽第一次出现在朴社长家,朴社长的小儿子就说他们身上有一种的味道;朴社长也说基泽虽然在言行上可以保证不越界,但是气味会越界,嫌弃基泽身上有一股类似煮抹布的味道。朴社长思考后觉得,这是坐地铁的人有地铁人群的气味。但是人是很敏感的动物,基泽两次掀起自己的衣服闻自己的味道。

其实从影片一开始第一个地下室的窗户就揭示了这种味道,就是一种底层的味道。由于劳苦大众的工作环境中的浸染,很多“引车卖浆者流”身上其实都带有非常明显的味道。鲁迅曾经在与梁实秋的一篇着名论战文章中写道,“譬如出汗罢,我想,似乎于古有之,于今也有,将来一定暂时也还有,该可以算得较为‘永久不变的人性’”了。然而“弱不禁风”的小姐出的是香汗,“蠢笨如牛”的工人出的是“臭汗”。而这些味道,往往在同类人群或者家人的环境中,并不十分突出,周围人的感受也并不明显。但是一旦与其他人群共同相处,就容易被发现这味道的秘密,这也会成为不同人群、阶层之间的隔膜。

记得有位网友讲述自己真实的经历。网友上小学时的父母以开小饭馆为生,但租不起住的房子,只好一家三口住在饭馆中。因为长期接触油烟,这位网友身上有了浓重的炒菜的味道,但是自己并未察觉。直到同学慢慢开始疏远他,才知道这种味道带给自己的印记和伤害。

这种现象在城市的地铁中经常会出现,而且也会引发诸多争议。在广东卫视的一个节目里面,设计了两个演员,一个男的扮演进城务工的农民工,另一个女士扮演歧视者,在城市里面随机测试,看看大家会是什么样的反应。当两名演员进了地铁以后,扮演歧视者的女士坐到了地铁座位上,而扮演农民工的演员则坐到了地上。刚坐下,旁边的一个小女孩让农民工人坐到座位上去:你买了票,就有资格坐到座位上。农民工表示身上太脏,就不坐了。这时候,另一个扮演歧视者的女士出来了,先是用手捂住了鼻子,然后对这名农民工说:你能不能坐到另外一个车厢上去。戴眼镜的短发小女孩怒斥,人是平等的,我们的老师都是这么教育我的,难道你的老师没有这样教你吗?视频网上公开后,很多网友纷纷给这个小女孩点赞。

尽管很多人都能够对于农民工保持尊重,但是也不乏少部分人将嫌弃的态度表达的非常明显。事情一多,很多农民工在地铁中就会非常自觉的远离人们,维持自己的尊严。例如“农民工带一堆行李坐地铁,竟在站台坐了四十分钟”这样的标题,也常常出现在媒体上。在四川一地铁上,一位农民工觉得自己身上很脏,留着旁边的空位没有坐,也可能是累了,不想站着到达目的地,就坐在了地上。可能他觉得自己这样做是很自然的事。在地铁上有很多农民工有这种举动,知道自己身上工作一天后,沾满了灰尘和泥土,身上还有味道,他人虽然可能不会在口中说出来,但是通过肢体和表情是可以看出来那个心理状态。所以农民工就算是花钱为了怕影响到别人,座位弄脏之后就没有人愿意去坐。

素质和学历、身份真的无关,希望农民工不再成为大家眼中的特殊群体。特别是在目前城镇化加速,更多的农民工要走入城市、建设城市的背景下,城市和居民更要以开放、包容的心态来接纳这些城市的建设者。不要因为味道而掩鼻皱眉这样的小小举动,对他人造成巨大伤害。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