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藏本页 打印 放大 缩小
0

互助是在抢保险的生意吗?

发布时间:2019-08-16 09:45:56????作者:????来源:中国保险报网

□记者 苏洁

8月9日,相互宝宣布用户数突破8000万,庞大的用户群体引起了行业的“恐慌”。有观点认为,互助这是要革保险的命,抢了保险的生意。也有观点认为,网络互助与保险是一根两枝,各表一方,都是一种社会保证制度。还有观点认为,互助是为了向保险过渡的必要消费者教育环节,最后还是流向保险公司的多。

在笔者看来,互助和保险完全是两个概念,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两者有相似之处,但并不代表是等同关系。

首先,互助和保险受众群体不同。从“相互宝”公布的用户数据来看,8000万成员中以80、90后为主,占比超过60%;从地域来看,三线城市以及以下区域的成员占到整体的56%,其中来自县城以及农村的占到整体的30%;从获助成员的平均年龄来看,平均为36.8岁。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网络互助是一个挺好的保险教育产品,水滴互助上线一百天就有百万用户了。”

反观保险的受众群体,则较为广范,目前来看,保险产品涵盖0岁至80岁人群。因此,从受众来看,保险针对的是普罗大众,而互助则是针对年轻群体或者说某个特定群体。

其次,“增量”市场才是互助的主战场。由于网络互助在我国发展时间并不长,很多人对其并不了解,甚至有部分人把网络互助等同于互助保险。实际上,网络互助作为一种新型的互联网健康保障形式,一开始覆盖的就是“夹心层”用户。网络互助是一种低门槛的保障方式,低门槛、低价格让网络互助迅速成为了一个流量入口,也让它成为了健康保障的全民教育窗口。网络互助尤其受到了三四线以下城市和乡镇“下沉市场”人群的欢迎,与拼多多、快手模式相同,网络互助被称为“下沉市场的互联网平台”。

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相互宝和保险并不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但相互宝能够推动保障意识的教育和服务的普及。”沈鹏也表示,网络互助平台和保险公司进入了协同状态,网络互助的价值不仅是一种普惠大众的保障方式,也是很好的人身险教育场景。

互助和保险之间各自为战,并不会形成护城河。就像沈鹏在创业之初所说,他对水滴的定位就是“携手诸位保司服务增量保民。”所谓“增量”,就是指过去保险公司没有覆盖到的保民群体,而“互助”就是那把打开保险增量市场的钥匙。

再次,参与互助的人很多是没有买过保险的人。支付宝披露的一组数据,在参与调查的“相互宝”用户中,有62.5%的人表示此前没买过商业健康保障。沈鹏曾透露“水滴互助的很多参与者都住在中小城市,没有购买过商业保险。”此外,互助虽然具有一定的保障功能,但赔付力度不够强,这就给商业保险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可以看出,网络互助是为了更好地帮助保险公司卖保险,触达传统保险公司忽略以及无法触及的市场,而不是去“革他们的命”,甚至去抢占保险公司的生意,这种担忧完全没有必要。对于传统保险公司来说,或许加强自身互联网能力建设,比担忧更切实际和迫切。


互助是在抢保险的生意吗?

来源:中国保险报网??时间:2019-08-16

□记者 苏洁

8月9日,相互宝宣布用户数突破8000万,庞大的用户群体引起了行业的“恐慌”。有观点认为,互助这是要革保险的命,抢了保险的生意。也有观点认为,网络互助与保险是一根两枝,各表一方,都是一种社会保证制度。还有观点认为,互助是为了向保险过渡的必要消费者教育环节,最后还是流向保险公司的多。

在笔者看来,互助和保险完全是两个概念,不可同日而语。虽然两者有相似之处,但并不代表是等同关系。

首先,互助和保险受众群体不同。从“相互宝”公布的用户数据来看,8000万成员中以80、90后为主,占比超过60%;从地域来看,三线城市以及以下区域的成员占到整体的56%,其中来自县城以及农村的占到整体的30%;从获助成员的平均年龄来看,平均为36.8岁。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曾在公开场合表示:“对于很多年轻人来说,网络互助是一个挺好的保险教育产品,水滴互助上线一百天就有百万用户了。”

反观保险的受众群体,则较为广范,目前来看,保险产品涵盖0岁至80岁人群。因此,从受众来看,保险针对的是普罗大众,而互助则是针对年轻群体或者说某个特定群体。

其次,“增量”市场才是互助的主战场。由于网络互助在我国发展时间并不长,很多人对其并不了解,甚至有部分人把网络互助等同于互助保险。实际上,网络互助作为一种新型的互联网健康保障形式,一开始覆盖的就是“夹心层”用户。网络互助是一种低门槛的保障方式,低门槛、低价格让网络互助迅速成为了一个流量入口,也让它成为了健康保障的全民教育窗口。网络互助尤其受到了三四线以下城市和乡镇“下沉市场”人群的欢迎,与拼多多、快手模式相同,网络互助被称为“下沉市场的互联网平台”。

蚂蚁金服副总裁尹铭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就曾表示:“相互宝和保险并不是互相竞争的关系,但相互宝能够推动保障意识的教育和服务的普及。”沈鹏也表示,网络互助平台和保险公司进入了协同状态,网络互助的价值不仅是一种普惠大众的保障方式,也是很好的人身险教育场景。

互助和保险之间各自为战,并不会形成护城河。就像沈鹏在创业之初所说,他对水滴的定位就是“携手诸位保司服务增量保民。”所谓“增量”,就是指过去保险公司没有覆盖到的保民群体,而“互助”就是那把打开保险增量市场的钥匙。

再次,参与互助的人很多是没有买过保险的人。支付宝披露的一组数据,在参与调查的“相互宝”用户中,有62.5%的人表示此前没买过商业健康保障。沈鹏曾透露“水滴互助的很多参与者都住在中小城市,没有购买过商业保险。”此外,互助虽然具有一定的保障功能,但赔付力度不够强,这就给商业保险留下了很大的空间。

可以看出,网络互助是为了更好地帮助保险公司卖保险,触达传统保险公司忽略以及无法触及的市场,而不是去“革他们的命”,甚至去抢占保险公司的生意,这种担忧完全没有必要。对于传统保险公司来说,或许加强自身互联网能力建设,比担忧更切实际和迫切。

未经许可 不得转载 Copyright? 2000-2019
中国保险报 All Rights Reserved